股票配资-配资-昆明配资公司-文商配资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白银 >

本财配资河北沧州被指刑事执法干预经济纠纷 知名民企七年遭轮番查封陷瘫痪

时间:2019-04-09 13:12
  

民营企业座谈会后,中央政法委强调,要坚持规范执法,严格把握法律政策界限,坚决防止刑事执法介入经济纠纷。

《经济参考报》近日在河北、山东和海南等省调查采访发现,海南省知名民营企业——椰风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椰风集团”),疑似因为公权力介入导致经济纠纷案演变成刑事案件,至今未了。七年来,该集团数亿资产遭遇轮番查封和冻结,公司负责人两次被网上追逃而避走香港,旗下多家企业被迫停产,陷入瘫痪状态。

对外租赁承包埋祸端

椰风集团是一家热带农副产品加工企业,曾是海南民营企业的一面旗帜。“椰风挡不住”的电视广告,一度成为家喻户晓的海南形象代名词。

自本世纪初开始,椰风集团陆续在山东德州市、淄博市和东阿县,投资开办了椰风集团(德州)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椰风德州公司”)、椰风集团(淄博)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椰风淄博公司”)、椰风集团(东阿县)阿胶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椰风东阿公司”)。这三家企业是椰风品牌系列饮料在北方的主要生产基地。

受资金困扰,一直致力于扩大生产规模的椰风集团,意欲将山东三个工厂对外承包,融资用于集团其他项目建设。尽管彼时椰风集团产品进入市场调整期,但品牌影响力犹在,先后有多家企业提出合作,愿意提供融资以获得工厂承包权。

据介绍,自2009年3月开始,曾任河北沧州市运河区小王庄镇前程子村支部书记的陈红林,主动与椰风集团联系业务合作。椰风集团山东公司负责人赵劼对《经济参考报》说,正是此人的出现,给椰风集团带来噩梦般的七年。

2009年5月和11月,椰风集团与陈红林的河北沧州前程印铁包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程公司”)曾签订合同,由前程公司短暂租赁椰风德州公司厂房和制罐制盖、印铁生产线。

2010年5月,椰风集团与前程公司再次签订《租赁合同》,约定由前程公司以零租金租赁椰风德州公司“三合一”饮料生产线,进行承包生产,支付保证金,租期为三年;椰风集团负责原材料供应,按销量提成。

椰风集团总裁刘扬武回忆说,2011年4月,陈红林到海南找到他,希望再承包椰风淄博公司和椰风东阿公司。椰风集团向前程公司说明了椰风淄博公司的债务情况,陈红林主动提出愿意先筹集2000万元给椰风集团解决债务问题。当年4月,前程公司在未与椰风集团签订书面合同的情况下,向椰风集团账户汇入2000万元。

2011年5月,陈红林再次到海南与椰风集团商谈合作事宜,双方签订《协议书》约定:前程公司提供3900万元无息借款(含此前已借的2000万元)用于椰风集团归还贷款和补交土地出让金,前程公司承包经营椰风淄博公司、椰风东阿公司的制罐及部分产品生产销售,并承担税费等,椰风集团按销量提成。

同时双方约定,椰风集团补交椰风淄博公司土地欠款后,将椰风德州公司土地证交与前程公司抵押;椰风集团偿还淄博贷款后取回土地证、房产证交与前程公司抵押,以及前程公司每年提供400万元借款用于广告支出。

之后,双方又于2011年6月和8月签订两份《补充协议书》,就椰风集团淄博、德州、东阿公司交接、原材料供应及承包经营相关事项作出约定,包括前程公司支付1200万元合同保证金。

根据上述《协议书》和两份《补充协议书》,椰风集团依约将品牌、生产线和厂房设备等悉数移交给前程公司,前程公司分期向椰风集团支付借款和保证金。椰风集团按照合同约定使用了借款和保证金:椰风淄博公司土地欠款案经法院调解后,2011年4月29日前程公司向椰风集团出借的2000万元全部用于偿还欠款,椰风德州公司土地证交前程公司。

同时,淄博农行贷款案经法院判决进入执行程序后,前程公司分期分批将1600万元支付给椰风淄博公司后转入法院和农行账户,但因利息未还清,执行案件未终结,椰风淄博公司土地证、房产证仍抵押在淄博农行;300万元及时支付给东阿农村信用社偿还其贷款后,椰风集团未能将椰风东阿公司土地证交给前程公司做抵押,但在合同到期前的2013年5月提前将该笔款项还给了前程公司。所借400万元也实际用于广告支出。

上述款项使用均有转账凭证。2012年5月,当地农民因土地征用遗留问题上访,椰风淄博公司被迫停产,椰风集团同意前程公司将其在淄博的生产转至东阿,并由其暂时无偿使用椰风德州公司制罐生产线。

刘扬武说,当初如果料到前程公司的承包租赁会衍生一场不堪承受的灾难,椰风集团绝不会和前程公司合作。

合作夭折结下恩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