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配资-昆明配资公司-文商配资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白银 >

本财配资河北沧州被指刑事执法干预经济纠纷 知名民企七年遭轮番查封陷瘫痪(3)

时间:2019-04-09 13:12
  

刘扬武对《经济参考报》说,自2013年1月陈红林在沧州起诉以来,其在与刘扬武本人和椰风集团其他高管的多次谈判中态度强硬,“张口即索要上亿元”。

经椰风集团多方申诉,2014年6月,沧州市公安局以“没有犯罪事实发生”的调查结论,撤销立案,但是并未及时解除对椰风集团有关资产的查封。

就此案的一些疑问,联系到了沧州市公安局当时侦办该案的民警安勇,安勇表示:“这个案子已经不归我管了,请联系宣传部门。”

诉讼请求不断变更被指恶意

在椰风集团看来,综合全部材料来看,前程公司的这些诉讼主张疑似虚构事实,与该公司此前多次陈述相悖,诉讼要求不断变更,从“赔偿原料损失2900万元”,改为“1280万元预付货款”和“150万元借款”,再到“150万元借款”,疑似属于恶意诉讼。

2014年6月,前程公司再次向沧州市中院提起租赁合同纠纷和借款纠纷两个民事诉讼。沧州市中院立案后,继续对椰风集团及其下属公司的财产予以查封、冻结。

椰风集团对两个案件提出管辖权异议,其中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河北省高院于2015年8月19日终审裁定由沧州市中院继续审理。

2015年5月25日,沧州市中院对借款纠纷一案作出一审裁定,驳回管辖权异议。椰风集团通过沧州市中院提起上诉。据了解,该上诉案一直未报送河北省高院。2017年11月,前程公司对该案申请撤诉,沧州市中院裁定予以准许。撤诉裁定于2017年11月28日送达,沧州市中院却迟迟不解除相关财产保全措施,椰风集团提出书面异议后,该院直到2018年8月才作出解除查封裁定。

而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搁置近两年,沧州市中院于2017年11月才开庭审理。案卷材料显示,自2017年6月至开庭前,前程公司多次变更诉讼请求及事实理由,不再主张此前的赔偿原料损失2900万元,改为突然提出之前多年从未主张过的“1280万元预付货款”和“150万元借款”的诉求。

李志超说,沧州市中院开庭前一天,椰风集团才收到前程公司有重大变更的新诉状,遂申请延期审理被拒绝,关键事实和证据亦由法官一人质证处理。

2017年12月8日,沧州市中院对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作出一审判决,支持了前程公司的诉讼请求。

据介绍,椰风集团提出上诉后,沧州市中院书面通知椰风集团向河北省高院缴纳上诉费,却不告知省高院收取上诉费的账号和缴费金额。无奈之下,椰风集团派人远赴石家庄向河北省高院申请方才获知。河北省高院以一审判决基本事实不清为由裁定发回重审。

沧州市中院重审期间,前程公司又变更诉状,放弃了“1280万元货款”的诉求,改为“150万元借款”。

此案诉讼请求为何不断变更?是不是恶意诉讼?《经济参考报》联系到前程公司负责人陈红林。陈对表示,不存在恶意诉讼。对其他疑问,陈以“马上开会”为由不再回应。

检察院监督再度立刑案

在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停滞期间,沧州市公安局于2017年5月再次对椰风集团总裁刘扬武以涉嫌合同诈骗立案侦查。

立案的事实理由为:2011年5月2日和2011年8月15日,刘扬武在明知没有履行能力的情况下,通过虚构事实、隐瞒真相、提供虚假担保的方式,与沧州前程公司签订两份协议,按照协议约定前程公司向刘扬武支付了5500万元借款,后刘扬武将借款多次转移并失去联系。

沧州市公安局再次对椰风集团及其下属多家企业的土地、房产和银行账户予以冻结、查封,而椰风集团认为有些财产与该刑事案件中的“涉案财物”并无关系。

刘扬武对《经济参考报》说,第二次刑事立案后,他多次与沧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办案人员电话联络,反映真实情况,表达合法诉求,但办案人员称“听不懂海南话”,后来拒绝接听电话。

刘扬武说:“我跟办案人员交流是用‘普通话’,本案所涉及的借款用途、资金流向和担保物都不难在相关政府部门、司法机关和金融机构查清。无论是2014年立案涉及的6490万元,还是2017年立案涉及的5500万元,其流向都通过银行完成,有据可查。沧州市公安局在第一次立案后本已查清,再次立案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属于错误立案,是典型的插手经济纠纷。”

2017年8月,刘扬武与沧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警官纪大卫电话联系时,纪告知此次是“奉检察机关通知立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