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配资-昆明配资公司-文商配资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白银 >

本财配资河北沧州被指刑事执法干预经济纠纷 知名民企七年遭轮番查封陷瘫痪(4)

时间:2019-04-09 13:12
  

2018年7月18日,椰风集团派员到沧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反映意见和诉求时,一副支队长告知,“从立案到侦查措施,市公安局和市检察院保持着沟通”。

《经济参考报》从沧州市检察院有关部门了解到,该案是在沧州市检察院监督下刑事立案的。

按照最高检、公安部2017年11月24日联合下发的《关于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规定》,立案审查期限最长为六十日。而沧州市公安局立案至今已有20个月。

查阅案卷材料发现,在沧州市公安局第二次刑事立案后的半年时间内,相同的事实仍作为民事案件处于沧州市中院审理之中。

刘扬武说,沧州市公安局再次立案后,陈红林在多次电话和面谈协商过程中,都表示如果椰风集团先支付给他数千万元,其他的事他来解决,双方的债权债务下一步再说。

证据材料显示,2017年12月,椰风集团筹集1000多万元,全部偿还椰风淄博公司欠淄博农行的贷款利息。淄博中院随后解除查封,椰风集团取回了抵押的土地证和房产证。2018年1月,椰风集团向前程公司发函告知上述情况,表示愿意办理土地房产证的抵押手续,但前程公司收函后未予理睬。

七年轮番折腾致集团瘫痪

沧州市公安局对刘扬武的第二次立案,至今尚未撤销。刘扬武说,如果他被限制人身自由,椰风集团势必失控崩盘,因此其不得不长时间滞留香港。

德州、淄博和东阿三地工厂虽然大部分出于停产状态,但均有工人留守看护机械设备,沧州市公安局未到三个工厂实地调查。

赵劼向《经济参考报》提供的通话录音和书面记录显示,2018年4月,赵劼在海南与沧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民警纪大卫通电话,表示其现已常住海南,随时愿意接受公安机关到海南向其调查询问。但截止到2019年1月,赵劼一直未接到沧州市公安局的任何通知。

2018年10月和11月,椰风集团两次派员到沧州市公安局,要求面见该局经侦支队一主管负责人,当面陈述事实,但该负责人不予见面。

对此,《经济参考报》联系到主办此案的纪大卫,纪对表示:“我们不接受采访。”

多次找到沧州市公安局宣传部门,该部门无人回应。沧州市公安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对说:“可能在开会。”

据刘杨武介绍,自2013年以来,沧州市中院和沧州市公安局轮番对椰风集团及其关联企业和个人的数亿元资产予以查封、冻结,导致该集团十几家企业被迫停产,上千员工下岗。

《经济参考报》在椰风集团位于海南洋浦经济开发区和澄迈县的几家工厂看到,曾经的现代化厂房饱经风雨冲刷,呈现衰败景象。车间内一排排生产设备落满灰尘,有的生出斑斑锈迹。往昔机器轰隆、车水马龙的场景不复存在,只有外墙上褪色的“椰风挡不住”字样似在诉说往日的繁盛。

由于椰风集团资产被冻结,其他上下游企业之间的合同无法履行,引发十几起债务纠纷民事诉讼,且无法履行法院判决。椰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刘扬武被迫滞留香港,企业因为无法有效管理而处于停摆状态。

并不复杂的经济合同纠纷戏剧性地折腾七年而未决,椰风集团风雨飘摇。刘扬武对《经济参考报》感叹,真正挡住他和椰风集团的,不是资金和市场,而是公权力联手越权干预。

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教授谭秋桂说,前程公司两次放弃可行的民事诉讼程序,刻意针对刘扬武个人,期间又多次以撤案为条件与椰风集团谈判,其种种异常表现,不像一个正常的诈骗受害者,该案也不像一个正常的刑事诉讼案件。

谭秋桂说,刑事执法介入民事纠纷,从其介入的第一时间开始,相关矛盾不是在化解,而是被人为复杂化,极有可能导致冤假错案的发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