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配资-昆明配资公司-文商配资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港股 >

赵建:房地产税,中国的“李嘉图难题”

时间:2019-04-01 12:24
  

(本文作者介绍:西泽资本(香港)首席经济学家,济南大学商学院教授,西泽金融研究院院长,曾担任青岛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平安银行研究中心主任。)

  如何在一个债务泡沫上“悬崖式”征收资本资产税,这是一个世界级难题。我们姑且称为“李嘉图难题”。

赵建:房地产税,中国的“李嘉图难题”

  泡沫可能只有破灭时才能确定存在,我们尚且不去争论。但有意思而又吊诡的是,美股和中房,这两个公认的全球最硬的两大资产泡沫,最近十年都存在一个政府免费发行的宏观看跌期权。美股是美联储看跌期权,即美股大跌美联储就会鸽派兜底(事实也恰是如此)。对于中国的房来说,这个看跌期权——房价大跌将引发国家资产负债表崩溃而触发国家兜底,现在会因为房地产税的征收而失效吗?

  以及,如果用房地产税来拯救因减税和地方收支失衡导致的现金流量表萎缩,却会不会因此导致债务泡沫撑起的国家资产负债表崩溃?这是中国在财政、金融现代化进程中遇到的,事关国运的“李嘉图难题”。

  因为,中国的房地产,承受了太多。它是一种财产权(使用权)、城市股权、银行债权,还以及看跌期权。甚至它还是一种图腾和信仰。

  一、纠结的中国房地产:从税到债,从“李嘉图等价”到“李嘉图两难”

  土地转让金,可看成未来七十年税收现金流的资本化(一次性现值支付);购房者,为了一次性付清这七十年的税,只好做一个反向的债务年金化支付——住房按揭。而基于土地抵押和担保的平台融资,可看做是一种地方债。房地产公司就是一个债务型组织,它们的资产负债率接近80%,而且在海外以极高的成本发行了大量的美元债。

  这样,居民住房按揭,土地显性或隐性抵押的平台贷款(非标),再加上中间债务-房地产开发贷,加起来已经超过八十万亿元。所以中国的房地产,是一种债务现象,当然也是一种货币现象(会计的两端)。

  在M2增速放缓,地方债务积重难返,财政收支压力陡增的背景下,房地产税又在“两会”期间成为热门话题。从税,到债,再到税,房地产是债税混合的财政金融合成品,甚至还有城市股权和宏观看跌期权的成分。总之是一个异常复杂的金融混合品种。对于房地产税,有学者说是重复征税,有人说是用债务和杠杆把资产“养肥”了好“收割”。总之是业界众说纷纭,社会迷茫焦虑。

  先是发了债,杠杆加满后再征税,而且是在一个公认的超级泡沫上,会导致什么样的宏观后果?如果寻求理论支撑的话,新古典理论倒是认为,在一无摩擦的完美市场中,政府发债还是征税对宏观经济来说没有影响。债是未来的税,税是即期的债。通过理性预期和折现因子,财政融资在时空中自由穿梭。这是经济学有名的“李嘉图等价”:在完美的新古典世界里,政府的融资方式,究竟是征税还是发债,对宏观经济来说没有影响,这就是所谓的“李嘉图等价”。

  因为市场是完美的,未来可以在即期实现有效定价。投资者又是理性预期的,发债不过是在未来征税,通过时间折现后,债务的现值等于即期的税收。所以无论是债还是税,只有总量预算效应,不会有结构效应。因为债不过是未来的税,税也是即期的债,两者可以在时空间无摩擦穿梭,依赖的是一个折现因子而已。通俗的说,如果财政预算没有大的变化,你现在减税了,人们并不会因此扩大支出,因为会预期政府一定要在未来增加税收。因此用债务来弥补赤字的行为,也不过是时间上的代际转移。在没有摩擦和完全市场利率定价的情况下,不同融资方式的约束是等价的。

  如何在一个债务泡沫上再征税,这是中国面临的“李嘉图难题”。

  中国自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开始,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城镇化运动,也是一场房地产化运动。宏观上,经济围绕房地产为中心,在房地产拉动的产业链上超过五十个行业;财政围绕房地产为中心,与土地相关的基金收入几乎占据财政收入的半壁江山;金融围绕房地产为中心,与房地产相关的信贷活动最高超过六成以上,等等。

  而影响最深最直接的则是我们的生活,也开始围绕房地产团团转:财产保值,恋爱结婚,生子养老,后代教育等等,甚至成为一种“精神图腾”,开始影响一代人对婚姻和人生的价值观和态度。越来越多的单身主义和丁克主义者,或许可以看做是对房地产时代的一种“宿命与反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