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配资-昆明配资公司-文商配资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期货 >

ofo一票否决权真相

时间:2019-06-08 13:00
  

本站消息与ofo为数不多产生联系的时刻。因此可以推断,马化腾所言的一票否决权就是指戴威。

本站消息、滴滴和金沙江创投主导。合并最终的方案是,程维任董事长,戴威与王晓峰为CO-CEO。核心症结在于,戴威要放弃手中的一票否决权。

一位曾参与双方合并谈判的投资人说,&ldquo 创业板指鑫东财配资 ;李斌、胡玮炜和王晓峰共同拥有一个一票否决权,合并后失效。为让两个CO-CEO平等,股东们也希望戴威放弃特权。并允诺6个月后,戴威是唯一CEO,这点双方投资人也同意。”

但戴威不接受。一票否决权被祭出,合并谈判失败。

有一种传言是,戴威从阿里方面得到另外的许诺,因此动用一票否决权放弃合并。但这个说法,没有得到阿里的证实。

创始团队其他人后来才获知,在戴威否决合并后,投资人曾给出另一套方案:创始团队拿高额现金退出,创始团队此前的所有错误被豁免。

但是,戴威也拒绝了。

联姻失败后的几次潜在融资,也都不同程度卡在戴威的一票否决权问题上。据说,今年年初曾有早期股东希望出售股份,但没有拿到ofo的签字。

直到今年四五月份,戴威改变想法,但今时不同往日,话语权早已不在他手中。

ofo持有一票否决权的其他股东,是否也行使过相应的权利?传言最多的是,滴滴曾利用这一权利,导致软银注资失败。

上述投资人回应,去年年底,软银曾联合滴滴与阿里计划投资ofo十几亿美金。但是因故拖延一个多月,市场发生变化。ofo的订单数据下滑,传闻团队存在贪腐问题。因此,三方聘请外部审计进入公司,要求公开供应链方面的数据,却没有得到团队的配合。“其实滴滴的签字已经放出去了,其他股东还没有,但已经不重要了。这才导致软银投资流产。”

严格讲,ofo的一票否决权只在合并事件上被使用过,“其他事情都是大家表明态度,有谁不同意就推进不下去,都没有到股东会投票阶段。”投资人称。

正确打开方式

veto right 是风险投资的惯例,硅谷也是。

按照惯例,投资人只是小股东,不参与日常经营,一些条款上需要保护。否决权的行使,一定是在某些极端情况下,对投资人利益有重大伤害时。

经过数轮融资的一家公司,通常情况是投资人联合拥有一个一票否决权。如果公司增长很快,估值过高,每一轮领投的投资人可能会人手一个,也不罕见,但极少有人恶意行使权利。

一位美元基金合伙人坦诚,10多年来,他只遇到一次特殊情况。

一家被投公司准备上市,B轮投资人对价格不是很满意,不肯签字,关机,然后消失。其他股东一整晚都在会议室等待。但第二天一早,还是把字签了。“充其量表达下不满的情绪,但是阻止一件事情的进行,从没遇到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